德苑人物

【校友文苑】当年情怀今犹在


文章作者:贺秀红 发布时间:2019-01-26 阅读次数:

23年前的一个秋天,我怀着梦想与渴望,进入当时尚称 “德州师专”的中文专业学习,从此开始了人生的又一段追梦之旅。回首那段青葱岁月,沉淀了文学底蕴,涵养了一份家国情怀。这一切?#23478;?#24863;谢我的母校,是她为我打开一扇瞭望世界的窗口,构建了一方放飞自我的平台。直到今天,我灵魂中的人文情怀依然浓郁……至今记得军训时的热烈场面,近千名大一新生集中在学校东面的操场上训练,队列整齐,喊声震天,原本空旷安静的操场变成了一片绿色的海洋。有时要到外面进行 “演练”,我们身着军装,一路奔跑在校外宽阔整洁的街道上,不时有人驻足旁观,或赞一声: “师专新生,威武!”有人接话: “那是。高等学府嘛!”如果北大、清华的学子们听到这话,肯定会忍俊不禁;即便山大、山师的学子们,也会在心中暗笑着说声 “井底之蛙”。但这里是1993年的德州,在父老乡亲们的心目?#26657;?“德师?#26412;?#26159;我们德州的 “北大”。这绝不是不知天外有天的夜郎自大,却分明充满了对我们跃出 “井底”奔向广阔世界的殷勤期待。就在这赞许声里,我的心中开始向往着诗意和远方。

校园的餐厅宽敞明亮,饭菜堪称丰富。早餐最?#19981;?#30340;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,浓淡可口的汤汁里点染着几片青翠的香菜,真是色味俱全,且当时只需花费两毛钱,因而此窗口早早便围起了一大群人,只等开饭时刻一到,大家便开始 “奋勇争先”。很快地,只听卖饭师傅喊一声: “没有啦!明天来!”于是好些人怏怏而退,望碗长叹。那时最期待的就是午餐了,时间未到,?#23545;?#24050;经闻到饭菜飘香。在诸多菜?#26657;?#25105;对烧土豆块情有独钟,红润的色泽,独特的味道,正可用 “秀色可餐”?#33905;?#23481;,虽?#24403;?#36215;其他的菜价格偏贵,但是?#33267;?#24456;足,两个女生一份就足矣。晚餐呢?通常是馒头、咸菜,再加一碗香甜的粥,尤其是那亮黄黄的小?#23383;啵?#25955;发出清淡诱人的香味,叫我思念至今。那还是一个物?#19990;?#20047;的年代,但因餐厅里价格实惠,我们每月发的36元生活补助,女生已经足够。感谢母校曾经的物质供给,使众多学子们没有了生活之忧,开始追求精神的富足与心灵的丰盈。

当年中文系的那些恩师们,更是令我时时怀想。他们传道授业,激情飞扬,演绎出语言文学世界的精彩。 “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”,当老师庄严地引用夸美纽斯这句话时,我的心立刻被一种高尚、神圣的情怀牢牢占据,这是我入校后的人生第一课。此后各位老师?#21483;?#36208;向讲台,走进了我的生命之中。记得王朝?#20381;?#24072;,他从不须用普通话渲染,只是运?#20204;?#20999;的方言土语,就把 《诗经》中的古典韵味?#23588;?#21040;淋漓尽致,那洪亮浑厚的声音至今在我心头回响;记得范晓丽老师,本来不受?#38431;?#30340;政治到了她这里,逻辑与想象齐飞,严谨与激越一色,睿智与感性共存,把我带入了思想的自由王国;记得李桂廷老师,年轻的他性格内敛,?#37096;?#31934;?#30591;?#24341;领我们去触摸古典文学的厚重底蕴,让我们领略到了他在学识和人格上的双重魅力;记得姜山秀老师,讲台上的她神采飞扬,激情满怀地?#24425;?#30528;古希腊神话传说中的英雄传奇,听者只觉惊心动魄,师生一起沉浸在刀光剑影、瑰丽神奇的文学世界;记得?#24179;?#20803;老师,他在课堂上为我们倾情朗诵张若虚的长诗———《?#33322;?#33457;月夜》,教?#20381;?#23490;静无声,只有黄老师在动情诵读,他用声音传达出千折百回、荡气回肠的艺术境界;记得季桂起老师,他旁征博引,收放自如,听他讲现代文学绝对可称之为精神上的享受,就在这轻松与不经意间,引发深切的思考,碰撞出思维的火花;记得吕志明老师,明明是索然无味的现代汉语,经他妙语点拨,立刻变得生动鲜活起来,严肃的神情,简约的话语,都掩盖不住他骨子里透出来的感性情怀;记得杨海容老师,他?#37096;?#35821;调平?#28023;?#19981;?#20854;?#26579;,这正与他所讲授的 《文学概论》显得和?#24120;?#32780;他还兼教我们毛笔书法,一次看到我握?#39318;?#21183;不对,他就走过来亲切指点,并亲自示范教我写简单笔画,这使我对杨老师一直心怀感激。当年中文?#36947;?#23398;养深厚的老师,又何止以上这些呢?记得颇具大师风范的曹鼎老师、严谨治学的孙彦杰老师、年轻美丽的傅晓燕老师,?#37096;?#24178;练的王芳老师……在他们的倾情?#23588;?#20043;下,古今中外的语言文学汇集成了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,激荡着我的情怀,塑造了我的风骨,我的灵魂变得像河流一般宁静悠远。

两年的大学时光,我徜徉在语言与文学的世界里。正是在这里,我学会了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。我的星空,就是美丽永恒的文学殿堂;我的大地,就是一方坚实的语文?#24544;啊?#24403;年离开校园时,回望着熟悉的一草一木,我?#36335;?#21548;到了母校的声声叮咛,我暗下决心:无论?#38498;?#30340;人生是平?#19981;?#26159;辉煌,我都会执着坚守不改初心,尽可能地努力,尽可能地奉献,尽可能地放射生命的光辉……毕业之后,我被分配到一个宁静偏远的小镇,后来调入武城一?#26657;?#36825;期间无论是物?#19990;?#20047;、居无定所,还是工作艰苦、?#26049;?#25387;折,都不曾改变我内心的坚定信念。我一直铭记着母校的殷切教诲,勤奋工作,以人为本,勇于?#33905;攏?#19982;时俱进,尽情?#23588;?#30528;语文课堂的精彩。在致力教学之余,我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笔,撰写并发表了大量的论文、课例、小说与随笔,只为坚守做一个快乐的语文人的初衷。遗憾的是,我一直没有机会再回母校看看,只是用热切的目光默默关注着她,听说当年的恩师们有的已经退休有的颇有建树,听说现在的母校已经变大变强声名远播,心头涌动的是?#38498;饋?#24576;念,还是激动、感慨?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,只是在暮霭中向母校深深俯首,感念她曾经的滋养,并将承继她的那份情怀,继续行走在通往理想王国的道路上。 (《德州学院报》2016年12月31日第四版)

(作者系1995届文学院毕业生,现就职于山东省武城县第一中学)

点击排行
推荐阅读
相关信息
读取内容中,请等待...
广东快乐十分计划